青春飞扬

韩少功:墙那边的前苏联

2019-05-15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墙那边的前苏联我家院墙那边是学校操场,再远处,是时静时喧的教学楼,还有不时冒出鸡鸣鸭叫的教工宿舍。这是一所九年制学校,全乡唯一的学校。很多山区的孩子上学太远,没有办法,

韩少功:遥远的自然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遥远的自然城市是人造品的巨量堆积,是一些钢铁、水泥和塑料的构造。标准的城市生活是一种昼夜被电灯操纵、季节被空调机控制、山水正在进入画框和阳台盆景的生活,也就是说,是一种

韩少功:夜晚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夜晚月亮是别在乡村的一枚徽章。城里人能够看到什么月亮?即使偶尔看到远远天空上一丸灰白,但暗淡于无数路灯之中,磨损于各种噪音之中,稍纵即逝在丛林般的水泥高楼之间,不过像死

韩少功:江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江马桥人的“江”,发音gang,泛指一切水道,包括小沟小溪,不限于浩浩荡荡的大水流。如同北方人的“海”,把湖泊池塘也包括

韩少功:宝气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宝气本义还有一个外号:“滴水佬”。取这个外号的是志煌。当时他正在工地上吃饭,看见本义的筷子在碗边敲得脆响,目光从眼珠子里勾勾地伸出来,在肉碗里与

韩少功:洪老板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洪老板收工的时候,我看见路边有一头小牛崽,没有长角,鼻头圆融丰满,毛茸茸地伏在桑树下吃草。我想扯一扯它的尾巴,刚伸出手,它长了后眼一般,头一偏就溜了。我正想追赶,远处一

韩少功:神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神马桥人认为漂亮女人的一种气味,一种芬芳是有害的气味。本义的婆娘铁香从长乐街嫁到马桥来,就带来了这种气味。刚来两个多月,马桥的黄花就全死了,看着一支支金光灿烂的黄花,搞

韩少功:老表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老表比起“莲匪”之乱,规模更大范围更广的动乱则发生在明朝末年:张献忠在陕西拉竿子造反,屡次与官军中的湖南杀手“把头军”相

韩少功:马桥弓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马桥弓马桥的全称是“马桥弓”。弓指村寨,但包括村寨的土地,显然是传统的一种面积单位。一弓就是方圆一矢之地。马桥弓约有四十来户人家,还有十几头牛以

韩少功:双狮滚绣球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双狮滚绣球志煌以前在旧戏班子里当过掌鼓佬,也就是司鼓。他打出的一套“凤点头”、“龙门跳”、“十还愿&rdqu

韩少功:甜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甜马桥人对味道的表达很简单,凡是好吃的味道可一言以蔽之:“甜”。吃糖是“甜”,吃鱼吃肉也是“甜”

韩少功:三毛

2019-05-10 @ 青春飞扬

韩少功:三毛我还要说一头牛。这头牛叫“三毛”,性子最烈,全马桥只有煌宝治得住它。人们说它不是牛婆生下来的,是从岩石里蹦出来的,就像《西游记》里的孙猴子。